网络互助平台引争议,纳入监管指导和用户教育是关键

2020-10-23 11:57:37

分摊费用暴涨,拒赔,合规性存疑……

近年来,随着网络互助的不断发展,尤其是以支付宝,以及百度、美团等大型互联网公司纷纷进入该行业,网络互助迎来新发展的同时,各种误解、抹黑也不断出现,各个网络互助平台都遭遇了各类质疑,让平台不胜其扰。

质疑1:相互宝分摊费用暴涨800倍,有人早已退出。近期有不少网友曝光自己的相互宝账户分摊金额大涨,有人爆出自己一个月要分摊8块多,与当初的0.01元已经暴涨了800倍,感觉自己被骗了,还有不少人爆出更多地的月分摊金额,更有人直言,当相互宝分摊金额超过2元时,就已经退出了。

“意外摔伤导致脑出血,支付宝相互宝:不予给付!”在最近一次相互宝的拒付案中,当事人既没有带病加入,也符合互助条款,但是调查员给出了拒付结论,原因就在于医生无法证明导致池女士进行开颅手术的是意外。如果导致开颅手术的是疾病,由于池女士加入相互宝才不到一个月,属于等待期内发病,按照规则池女士无法获得互助,自动退出互助计划。双方各执一词,于是开启了赔审团制度,超过10万人参与了投票,目前结果已出:支持的人没有超过半数,不予给付互助金。

质疑2:银保监会:相互宝、水滴互助等属于非持牌经营,存在涉众风险、跑路风险。文章提到,近年来随着网络科技和第三方支付的飞速发展,相关网站和APP平台架设的技术门槛大大降低,导致非法商业保险发展十分迅速,大量从事信息技术中介服务的第三方网络平台从事非法保险中介业务,违规开展保险代理,但是并没有保险牌照以及代理资质。

质疑3::百度灯火30多万会员“无家可归”。新上线的百度灯火互助计划(下称“灯火互助”)5天仅有355人加入。2020年9月9日,灯火互助正式熄火下线,30多万用户从此失去这份“保障”的互助金。

从2014年e互助开启了网络互助的纪元,网络互助已经不是一个陌生的词汇,很多人也已经将加入网络互助平台作为自己的一份保障。但是作为一种公益方式,其与保险的区别,给付形式,以及如何做风险管理等,都让网络互助平台成为了众矢之的,也更加容易被有心之人制造话题。这也意味着从一开始,网络互助平台生存的空间就非常艰难。

但是这类事件也给网络互助平台提了一个醒,那就是作为具有公信力的网络互助平台,如何能够更加让用户信任,如何加强监管,以承担起更多的社会责任。

一、应加强用户教育。平台在极速扩张,获取用户的同时,也要考虑到网络互助平台的共同发展,加强用户教育。尤其是对于“0元加入”等的噱头该休止了。毕竟因为免费吸引加入的大部分用户仍存在分摊的认知差异,没有付费和均摊意识,当出现需要均摊的时候便会流失。对于用户而言,要加强用户教育,让用户认识到网络互助的本质就是后付费,无论前期是预付费还是0付费,都需要后期进行分摊,如此,才能够引导用户走向理性,也有利于整个网络互助行业走向正规,提升整体口碑。

二、加强行业监管。网络互助作为新生事物,同时关系百万会员的切身利益。如果没有监管,市场很难依靠自律走向正轨。目前网络互助市场火热的同时,监管却非同步。由于准入门槛不清晰,不规范经营偶有发展,监管缺席,导致网络互助定位不清,没有共同的规范,影响了行业的进一步发展。以相互宝、e互助为例的互助平台也一直强调网络互助行业合规的必要性,并身体力行的推出了一系列措施,比如资金安全方面,坚持后付费模式,实现银行资金托管等。

笔者问询到e互助平台相关负责人,提到:“互助平台是聚合了成千上万人的公众契约,所以必须把公平放在第一位,要实现用户权益的公平,就应该让互助计划中的用户所面对的风险概率趋同。”

三、承担更多社会责任。网络互助有独特社会价值。据悉,老牌互助平台e互助六年来坚持公益,粉红丝带活动截止今年十月第一期乳腺癌受助会员已达到755人,2020年开启的互助村下乡活动,活动深入到广东、广西、重庆、四川等十几个省市的乡村,为更多乡村中下层收入群体带去了大病保障。截至2020年10月,e互助累计募集的互助金突破8亿元,累计帮扶4867个家庭,其中大部分来自三四线城市。

今年年初国务院印发《关于深化医疗保障制度改革的意见》提到,“到2030年,全面建成以基本医疗保险为主体,医疗救助为托底,补充医疗保险、商业健康保险、慈善捐赠、医疗互助共同发展的医疗保障制度体系,”网络互助被正式纳入医疗保障制度体系改革的顶层设计之中,所以网络互助的这种补充性质也将会进一步展示出来。

网络互助平台不能因噎废食,而是应该共同进退,为了网络互助平台的发展而努力,加强平台内部监管,做好平台用户教育,才能够让网络互助平台发展的越来越好。

关闭